喵喵喵喵喵

这里五喵,前ID:花帰葬=Esor
开学大概手绘居多,主攻东方,混圈超多近期主吃
东方(不反感任何一对cp):双七/背德姐妹/红魔组/不死组/竹林组/主角组/结界组/千年组
剑三:杂食/主花羊/双羊(主气剑)/羊明(bg)/策藏策/琴all
欧美:肖根/EA/锤基/RF/盾冬/盾铁/EC/德哈(太多了懒得打了)
日漫:鬼白/轰出/言切
沉迷各种原耽
喜欢复杂的线条然而画不出来。(。ò ∀ ó。)
欢迎交友戳扣扣:1365267532

摸鱼

【花羊】花情

小学生文笔,写的时候昏昏欲睡中途文风突变,不介意的话请↓

花哥酆文语x道长林江卿

“师娘!师父有没有什么记载花语的典籍?”林江卿看着背着自家道侣偷偷找过来的弟子觉着有趣,便逗她“连这都不记得?不怕你师傅罚你?”“不不不!我就只是问问!其实我知道的!”小花萝惊慌地解释,“不信你考我!”反正师娘肯定也不知道的,大不了瞎答嘛,小花萝心里盘算着。

而后她目瞪口呆的发现自家师娘居然全部都知道。

“因为这本花语册就是我的啊,看多了也就记得了。”林江卿笑着从书架角落里取出一本书,“拿去吧,不会说给你师傅的。”“师娘你真好!”小花萝接过书册便飞快的跑回去了。

“我没说给你听,是你自己听的。”

“是是是,我自己听到的”酆文语从后院走进来,顺手揽住林江卿的腰,“那书册,倒是很久以前给你的了,你倒是没有扔。”“你送的东西,怎么会扔?”“您们修道之人不都觉得身外之物没什么好在意的吗”

“书是你的。”
“?”
“你不是身外之物。”林江卿将酆文语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“你在这里,所以不是身外之物”
“恩......道长啊,你这样让我非常想干你。”

“......”早知道就不撩了!躺在床上的林道长恶狠狠地瞪着某食人花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林江卿幼年便随其师下山前往万花取药,也是在那是认识了那位大夫的徒弟酆文语。两位师尊打算叙旧一番于是手一挥让两只团子自己去玩,来往几次便也熟识了。
“你很喜欢花?”酆文语发现林江卿总喜欢盯着些花看。
“是的,纯阳看不到这样的花。”
“那有什么好呆的?还不如在这里陪我玩呢,四季如春,多好啊!”
白团子一听急了,急忙道纯阳宫的景色
“我们纯阳宫有一大——片雪!你们这里是看不到的!”
“其实你也觉得还是花谷好对吧!”
“你怎么这样不讲道理!”说罢便扭过身去背对着酆文语。
“喂!”
“......”
“喂——”
“......”
“...别,别不理我呀”酆文语随手扯了些粉色的小花,又取了些草将其捆成一束“这些送你嘛,别不理我嘛”见试探不行还幽怨地用花戳戳白团子的脸,林江卿便将头扭向另一边,依旧不理不睬。

两位师尊出来看到的便是这副景象,道长一脸有趣地看着一个团子拿着束小花戳着另一个团子的脸,另一个干在那生闷气。
“咦?”旁边的万花大夫看了看那束花“这倒是有趣”
“怎么了?”
“樱茅啊——它的意思是——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转眼两个团子都已成为风华正茂的青年,稚嫩的五官长开更显得成熟稳重。

林江卿每个月惯例下山去万花谷取药,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便轻轻靠近,打算吓一吓酆文语。眼看着手快要碰到肩膀了,“来取药?”酆文语突然转身,原本打算偷偷吓人的姿势变得暧昧起来。“来取药,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来的?”林江卿面不改色欲将此事盖过去。“从你进门开始”酆文语看着转过身的林江卿微微发红的耳根轻笑一声。

“对了,给你个东西”酆文语叫住打算离开的林江卿
“什么?”
“你不是喜欢花吗,给你这个,也好了解一下”
林江卿随手翻了翻,发现里面花名,样貌,习性,花语都非常详细,顿时便来了兴趣。
“谢谢,那我就收下了”
酆大夫看着林江卿离开的身影,打算慢慢开始自己的计划。

而林江卿回纯阳宫之后便将书通读了一遍,凭着自己记忆力好的天赋将书都记得差不多,只是样子还对不上号,便将书放在一旁准备休息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你来了”
“是啊我来了,所以药呢?”
“还差一点,你等一下”酆文语进屋没一会儿又出来,将一支有着玫红色花苞状花枝戳了戳林江卿的脸“给你解解闷”也不等回答又回到屋子里去
哪有用这东西解闷的,林江卿有些不解,无聊地把玩手中的花枝“怎么觉得...有点眼熟......”

取到药赶回纯阳宫后林江卿翻了翻那本花语册,直到翻到与那花长相相同图案的那页喃喃道:“欧石楠,红色葆状,成圆形.....花语——”生意戛然而止,他呆呆地看着那几个字,原本雪白的肌肤染上欧石楠的颜色。

“师兄!花谷有人给你送了个东西”
花谷?酆文语?不对,昨天不是才回来吗......林江卿思索着,可自己在花谷也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了啊?于是皱着眉将送来的包裹接过来,小师弟见师兄脸色严肃便赶紧离开了,立刻将师兄有喜欢的人这条可能划掉了。

林江卿看着手中的花哭笑不得“居然是花菱草......过分了啊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个月过后,酆文语早已备好药等着那道白色的身影出现,却直到下午都没见到人
“果然不愿意见到我了吗,果然还是强求不得”
阳光将人的影子拉得很长,却透出一阵萧瑟。
“看到我转身就走你什么意思啊?”酆文语看着期待已久的白色身影,有些...气喘吁吁?“看什么啊!路上马车出问题了我飞过来的,谁知道你们这里这么大!”酆文语只觉得一阵好笑,又不好笑出来,于是回屋倒了碗水,出来时表情已经回复平静

“要走了吗”
“难不成还要留着不成?”
“有何不可?”
“不行,我这次只找师尊要了一天的时间”
那便是有考虑过了,酆文语暗暗想到。犹豫了下,他看向林江卿,“我后天,要去阵营处理一些事情,这几个月由我师弟代我制药”
“阵营?”林江卿皱了皱眉头,自己一直都是中立,对阵营之事没什么感觉,但若将酆文语扯进去,定时不希望出事了,况且自己刚确认了自己心中的感情,就要分开了?“那我明天...”明天干什么?似乎也做不了什么“明天怎么?”酆文语好奇地将头挨向林江卿,做出一股好奇的样子“秘密!就不告诉你!”这张纸算是接过去了。

隔日,林江卿站在花谷前,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把花送出去,索性拦住了一个万花弟子“你认识酆文语吗?”“你说酆师兄?”“对,帮我把这个给他!”说完便使轻功奔走,倒像是落荒而逃。

“师兄,这是一个道长给你的”沈默孑将包裹扔向酆文语“你之后帮我治好药给他就行了”“原来药要给他?”“是他”“行吧,你就好好处理你的事去”沈默孑甩甩袖子变走了。
酆文语久久看着桌上蓝色的小花朵“龙胆,这是...在怪我?不过也的确......”
酆文语将一朵小花小心地放进木盒,让同门顺便捎去纯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啧啧啧,这不是三色堇吗?哪个女孩子送的啊?”
正在对着一盒三色堇发呆的林江卿回过神来“不是女子送的”
“噫!多年不谈爱的师兄一谈就是个男人!真不愧是师兄!”
“瞎胡闹!”林江卿拍了拍小师妹的头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“也不是男的?啧啧啧,师兄你口味独特啊~是不是咱们后山的仙鹤?或者是...啊好痛!”
“这都什么跟什么!”林道长敲了敲小师妹的头,“镇山河很牢固啊?”
“我错了师兄QAQ,我这就去练功”小师妹捂住自己并没有疼痛的额头,走到一半又回来,“所以师兄,这花到底是谁送的呀?”
“一个很腼腆,连告白都不敢当面说的万花弟子”

至于是不是真腼腆,有待考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时隔一月,林道长有收到了一盒花
一串红。
这个季节到处都能见到这样火红的花。
“没记错的话...应该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他也是这般...”林江卿抚了抚花瓣,“理应是我送才对的,罢了,那便送这个吧”他讲一串红特制的木盒中取出,又将前几天准备好送出去的粉色花朵装好让人送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酆文语再次收到木盒时差点以为自己原本的花没送出去,于是又准备了一堆一串红,打开盒子准备换出凋谢的花时才发现里面装的是粉色送花朵
“樱茅?”酆文语将花倒出来,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在整个屋子里,“刚采的...费心了吧......”

“也该回去了,居然让他等了这么久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林江卿正在清净殿前扫雪。

“师兄!有人找你!”小师妹兴冲冲地跑过来,“他还让我给你这个!”

“谁?”林江卿疑惑道,转身看到那株风兰心中了然那是何人。
“师兄那是谁啊?”
“就是上次你说的后山那只仙鹤。”撂下话便使轻功向山门飞去。

“鹤?什么鹤...师兄怎么也被骗进了万花谷啊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此时林江卿正飞向酆文语。
而酆文语看着朝自己飞来的林道长默默使了一记芙蓉并蒂。
“酆文语——?”
酆.学霸.理科生.文语顺利地抱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的咩咩。

“道长如此想念我,都投怀送抱了。”

我不是被你打下来的吗???林道长内心愤然。
“万一真的摔了...”
“我怎么会舍得呢?”酆文语将他圈进怀里,凑到他耳边喃喃道,“道长如此不相信我,一定不想我。”“你没收到我送的花?”“收到了。”“那不就——”剩下的话被对方的唇堵了回去,“道长,我好开心。”“嗯。”林江卿任由对方抱着,手抬起来顿了顿,还是主动环上了对方的背。

过了很久林道长意识到哪里不对。
“你要抱到什么时候?”
“道长...你们纯阳好冷,让我取取暖。”
“你怎么上山的......”
“因为太想你了没心思感受温度。”
“行吧...败给你了...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道长居然也会存放花花草草。”
林江卿瞪了他一眼,将从袖子里取出的三枝九叶草插进酆大夫的发间,活像花妖成精,头上还顶着一株草。
“道长,抓住了可就别放手啊。”
“你质疑我的道心不稳?”

和道心平齐,看来我很重要,酆文语十分满意自己得出的结论。

“道长,扬州的桃花开了,路过那里去看看吧。”
“好。”林江卿又想到了花语册,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又很快恢复平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衣道长站在树下,被一大片粉色的桃花拥簇着,发丝间粘着几片飘落的花瓣,宛若画里走出来的人。

林江卿感到身后的人在自己的道冠上动手动脚,于是直接把他的手拍开。
“道长真是好生无情。”抱怨的语调从身后传来,挽起的发间似乎插上了一枝桃花。
桃花......
“你说的,从今以后听我的”
“都听你...你怎么知道......?”
“其实我早就背下来了。”
“什么......”
“看你腼腆的样子我一直装作不知道”
“我是怕吓跑你......到底什么时候......”
“第二次你送我花菱草的时候”

遭到了极大打击的酆文语在回去的路上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,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欺骗。
“你骗我这么久!我得罚你!”
“我没骗你呀,我只是一直没当面说出来。”说得好有道理居然无言以对。
“你居然想罚我......”
“我的错!我的道长这么厉害,一定是记忆力特别好所以看一遍就记住了。对就是这样恩。”某万花弟子强行给自己背了几年才背下来送事实找理由。

的确有刻意去记忆的林道长: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酆大夫最近在纠结一个问题,自家恋人沾床就能睡着,根本没办法进行下一步,这让他非常煎熬,倒不是说别的,这事换到别人那就有一种是自家恋人在外面有别的花了的即视感,为了和睦的夫夫关系,酆大夫拒绝使用别人推荐的强上手段,他决定感化自家的咩咩。

于是林道长经常能看到自家的盆栽每天早出晚归“晒太阳”,问去做什么只得到一个“秘密”的回答。林道长严重怀疑这个盆栽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细想之后还是否定了种种猜想,决定信任自家盆栽。

直到一天晚上。
“道长,送你一样东西。”
熟悉的木盒里一片翠绿
“你这些天早出晚归就为了这些三叶......怎么是四叶的,这运气不错。”林江卿看着指尖的四叶片送三叶草,又看向盒子。

映入眼帘的,满是一片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,四叶草。

全部都是四片叶子的三叶草。
“道长,——”
“好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道长,如果哪天我们死了,坟上打算种什么?”
“不知道...你打算种什么”
“星辰花。”
“那我便种紫菀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欧石楠:想给你幸福的爱

花菱草:不要拒绝我

龙胆:爱着给予我悲伤的你

三色堇:请想念我

一串红:燃烧的思念

樱茅:等待你,等待爱

风兰:无论何时何地也与你一起

三枝九叶草:抓住你

桃花:成为你的俘虏

四叶三叶草:成为我的东西



星辰花(勿忘草):请不要忘了我
紫菀:不会忘记你

打22的时候
气:你炸我太极害我被抓就不表示一下吗?
剑:(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?)

女儿们和自设